【周翔/娱乐圈】《色戒》 01


    人生八苦,始于色。


    01、

    叶修说:“你根本不懂唱歌,孙翔,你只是在卖弄技巧。”

    叶修说:“可长点心吧。”

    叶修说:“我不要你。”


    孙翔怒了:“你自己跟陶轩说去!”

    听到陶轩俩字,叶修悠悠然点起根烟,飘飘然吐孙翔一脸烟圈:“你觉得他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别的事听你的,”孙翔哼了一声,“但这事肯定听他的,不然我现在还在意大利准备排演呢!”

    叶修呵呵一笑:“拉倒吧,我看过你活动演出的带子,唱得不错,可惜毫无灵魂,就算陶轩不叫你回来,你也留不住,现在老陶是给你个面子,让你回国发展,不让你在国外难堪。你让他少操点心吧。”

    “你——!!”孙翔差点气晕过去,他终于明白陶轩嘱咐他的那句‘别跟叶修说太多话’是什么意思了。他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准备回喷叶修。陶轩却在此时打电话过来,叶修一边接电话一边挥挥手让他赶紧走。

    孙翔转头就走,把门摔得咣咣响也消散不了心中的郁结,只能呼朋唤友去喝酒消愁。


    他年纪不大就被陶轩送出国,在国内只得几个朋友,都是他初中时的死党。刘小别是一个,唐昊是另一个。孙翔几次回国都跟他们见一见,连带着跟他俩的亲友也混熟了。

    唐昊脾气臭,这么多年就交心邹远一个,现在俩人在外地,一时回不来。

    刘小别毕业以后则进了微草工作室,正式扎了根,准备混北京圈人脉,倒是广结善缘。他约孙翔见面的地方,是一家会员制俱乐部,圈内人专享,保密性绝佳,听说是刘小别师哥开的。孙翔到的时候,大家已经等他好一会儿了,孙大少在意大利住太久,忘了北京的盛况,在下班高峰期开车上路,被堵得结结实实,不得不弃车而行。

    被贴条什么的,反正不是他的车。

    “陶老板也太溺爱你了。”刘小别说,“我们王老板的车,给我八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自己开出来,还给扔路上。”

    孙翔没接话,这在他心里,根本不算事。 一辆车算什么,他想要什么,陶轩不得给?

    除了要叶修好看。

    孙翔一开始根本没把叶修当回事。他在回国前和叶修接触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挺牛叉的经纪人,现在只带嘉世一姐苏沐橙,和苏沐秋是好友,并且这四个人一起住,在陶轩的豪宅里。

    这事说起来太复杂,反正今年才二十岁的孙翔是无法理解这三男一女的奇妙同居生活到底几个意思。不过孙翔也知道,陶轩根本得罪不起叶修。陶轩现在的地位,现在的财富,现在的一切,都是叶修给他的。或者说,都是叶修和苏沐秋一起给他的。

    所以孙翔一直以为,陶轩把自己送出国的深层目的,是让他在国外好好发展壮大,然后杀回国把陶轩从笼中救出来。

    闻言,刘小别吭哧吭哧笑了半天,旁边袁柏清也没忍住,笑喷了一身的酒,惹得孙翔一脸嫌恶:“笑什么??”

    “你想太多了。”袁柏清淡定擦酒,“陶老板只是想把你培养成嘉世一哥而已。”

    孙翔抿了口酒,没吱声。

    刘小别看看他的脸色,知道这又是想起来叶修了,也没接话茬,正要开口说别的,俱乐部就忽然暗了起来,灯全被关了。

    下一秒,一束光打在舞台上。

    刘小别嗯了半天,不太确定地问袁柏清:“是许哥说的那个特殊表演吗?”

    “对。”

    “什么表演?”孙翔来了兴趣,“有钢琴家来?”他早就注意到舞台上有台贝森朵夫。

    “有歌神来。”袁柏清说。

    孙翔:“……哈?” 

    这时灯光变了颜色,开始照着满场转。音乐响起,熟悉的前奏让歌名立刻浮现出孙翔的脑海。

    Bertie Higgins的《Casablanca》。

    装模作样,孙翔想,给自己续了杯酒。 

    前奏很短,男歌者开口唱第一句时,孙翔还没感觉出什么,只觉得这个人的声线很好听。

    Bertie的原唱沙哑深情,男歌者的演绎却略显薄情,歌词中的失去所爱的追忆,被男歌者徐徐唱来,少了几分痛惜,也多了些什么。

    是什么呢,孙翔没有听出来,歌就唱完了。他长松了口气,抬头往舞台看去,灯光依旧在晃,大厅也依旧暗着,从他的卡座看不清男歌者的脸。

    俱乐部的熟客大多知道是谁在上面,没有人鼓掌,最后一个音结束,俱乐部里只有悉悉索索地谈话声,倒显得安静。

    孙翔倒是想鼓掌,可刚抬起手,音乐声就再次响起。

    他立刻把手放下了。

    还是《Casablanca》。 

    这一次的演绎,又和上一次不同。还是同一个歌者,同一个首歌,那感觉却一下子痴情了许多,甚至带了些缠绵。

    孙翔已经忘了喝酒,融化的冰块结成水汽挂在杯壁上,染湿了他的手指。他像是毫无所觉一样,紧紧捏着玻璃杯,专心致志听着歌者的演唱。

    又是《Casablanca》。一遍接一遍。孙翔没有数,他沉浸在男歌者的歌声中。初听时那么淡泊的声音,现在却那么多情,像一位善变的情人,欲擒故纵撩着听者的心。

    刘小别倒是数了,他是调音师,对音的专业压过了对声的感性:“十六遍了,这是复读机啊?许哥咋请这人来唱歌。”

    “别瞎说。”袁柏清先前一直跟着许斌打下手,多少了解些,“知道上面那是谁吗?”

    孙翔回过头问:“谁?”

    “周泽楷。”

    孙翔停顿了几秒,袁柏清当他是被震惊到说不出话,谁成想孙翔眨眨眼,又问了一句:“谁?”

    刘小别倒是真吓到了,他缓了缓,抚着胸口说:“你不认识周泽楷?”

    “我应该认识他吗?”孙翔莫名其妙,想了想又说,“但他唱得真好,我倒想认识认识,怎么认识,陶轩能搭上线吗?”

    “能,但是不太合适,陶老板怎么说也是老总,这事得叶修来。”

    一听到那名字,孙翔立刻就不说话了。

    想认识这位歌者,就得去求叶修;拉不下脸去求叶修,就认识不了他。

    两件选择放在孙翔内心的天秤上,摇摆不定。

    他正为难着,袁柏清终于刷开了网页:“……许哥不给WIFI就算了,还屏场里的信号,有没有这样保密啊?喏,给你看,他的维基页。”

    孙翔接过手机,刚看到个周字,大厅突然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吓人一跳。

    头顶的灯啪啪啪全都打开。

    在几近炫目的光中,孙翔看到了周泽楷。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of the drive-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To Be Continued

---------------

    楷皇生日快乐><

    赶上了,这次认认真真写个娱乐圈,写个周翔。

    到孙翔生日为止都日更,嗯嗯。这次不坑(。



     

     


评论(15)
热度(232)

© 人間失憶 / Powered by LOFTER